长江上游响起一支“川江号子” 讲述川人守卫母亲河的故事

2019年07月12日 07:04:56 来源:
记者 钟茜妮 编辑:许成嵩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钟茜妮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陆路如此,水路亦然。四川境内江河纵横,大小河流1400多条,绝大多数最终都汇入长江。川人自古临水而居,长江哺育天府之国的安稳富足。

  过去,依水而生的船工们,唱起川江号子与凶滩恶水搏斗;如今,长江上游再度响起一支“川江号子”,讲述川人守卫母亲河的故事。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强调,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近年来,四川省始终把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放在生态文明建设的首要位置,着力构建起生态环境污染联防联控体系,创新治理手段措施,持续推动长江生态保护修复,强化上游意识、担起上游责任,全面改善水环境质量,全力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

  6月11日,中华环保世纪行2019年宣传活动在北京启动,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中央和相关地方的新闻媒体记者分别赴长江沿线的6个省份,即上游的青海、四川,中游的湖北、湖南,下游的浙江、上海,行走到水污染防治的源头、一线,进行深入采访报道,并邀请牵头提出过相关议案建议的一两位全国人大代表参加。7月1日~4日,20余家新闻媒体记者前往眉山、宜宾,开启四川站的采访。在实地走访中,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与央媒共同见证长江上游的一场生态巨变:山脉重披绿衣,悠悠江水长流。

  眉山:不修房子修公园

  砍掉“摇钱树” 留足生态效益

  夜幕降临,眉山市东坡城市湿地公园渐渐热闹了起来,许多人都是冲着音乐喷泉来的。《赤壁怀古》的音乐打破寂静。微风吹来,漫天水雾,市民们不但没有闪躲,反而笑着闹着迎上前到湖畔亲水纳凉。放在5年前,这样戏水的画面几乎不可能在东坡岛看到。

  岷江自北向南穿眉山城区而过,在东坡岛绕了一个弯,经河道改造后直流,绕弯划留的区域便形成了东坡岛。多年前,由于水体相对封闭,城市管网排污直接入湖、水体生态结构相对单一等影响,湖域水体富营养化程度较高,曾达到地表水劣V类。“夏天才恼火,水里的蓝藻长得绿油油的,味道重、蚊子多,我们都不轻易去水边。”市民邹先生回忆起当年的东坡湖,直皱眉头。

  改变源于此地发展模式的转变并开展水生态综合治理。眉山市住建局局长梅斌介绍,东坡岛是城区最好地段,原本计划开发房地产,为了还绿于民,政府主动砍掉房地产这棵“摇钱树”。从开发商手中回购土地后,眉山市在此地打造四川省最大的城市湿地公园,为全市人民提供休闲锻炼场地,每日接待市民1万余人次。“在规划时曾一度争议不断”,梅斌说,政府为此舍去近40亿收益,最后依然决定让出短期利益,留足长远生态效益。

  “政府要会算账,不仅算经济账也要算民生账、生态账。”眉山市副市长冉登祥表示,通过建设东坡城市湿地公园,原规划7万人的东坡岛人口减少到2.5万,岛上绿树成荫、碧水清流。2015年以来,通过源头控制、治理污染、集中清淤、改良底泥、栽植水生植物等措施,崭新的东坡城市湿地公园逐步呈现,水质稳定在地表水Ⅲ类,望月台等景点甚至达到Ⅰ类水质,随处可见鱼儿畅游。

  视角

  心中的界碑

  行走在东坡城市湿地公园,不能不注意到一个细节: 沿着公园轮廓,矗立着4块界碑、22个界桩。原来这是为公园生态文明建设筑起的一条“法治屏障”。公园正中心的公告碑上,镌刻着2016年10月通过的《眉山市人大常委会关于保护东坡城市湿地公园的决定》“……划定东坡城市湿地公园的保护范围,总面积2599746.31平方米,含水域面积1022397.6平方米……保护面积只能保持或扩大,不能缩小……”

  “污染防治和生态修复必须要有法律保障,久久为功才能见长效。”眉山市人大城环资委主任委员刘继桂告诉记者,要说眉山治水的最大变化,是各界的环保意识都在深化。他举例说,今年以来,眉山市试行民生实事项目人大代表票决制,全市78座城镇污水处理设施、290座农村污水处理设施以及20万平方米生态湿地建设项目成功入围。“这笔钱,政府完全可以用来做其他民生公益,但群众要求治水、搞生态。”刘继桂对这一变化感到欣慰,并提到一个细节: 在试行民生实事项目人大代表票决制收集项目阶段,约20%的推荐项目关系环境保护、水污染防治和饮用水源保护,说明群众对生态环境的改善有日益增长的需求,呼唤政府落实、人大监督。

  宜宾:环保成为造纸厂的新名片

  倒逼转型 长江生态第一城

  走在宜宾长江公园,三江汇流形成的“鸳鸯锅”一览无余,两岸青山夹着浩荡江水,每天吸引着上万市民来亲水步道散步锻炼。长江边上的重污染企业都去了哪里?宜宾纸业这家拥有70多年历史的老牌国企,用它的转型升级之路,透露了其中的秘密。

  宜宾纸业曾是昔日宜宾工业的“五朵金花”之一,位于城市核心地段。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曾经象征着企业兴旺、财源滚滚的场景,其实暗藏着环保的巨大代价:纸厂外岷江河段上的泡沫,高烟囱里喷吐出的黑烟,厂区飘散出去的刺鼻味道……宜宾纸业到了不得不转型升级的时候!

  2012年宜宾纸业开始整体搬迁到南溪区裴石轻工业园区,今年年初,新区建设告一段落,转型升级的宜宾纸业重新亮相。在废水处理上,对处理达标废水直接排放到长江的排污口进行了迁移,并在离长江5.5公里之外修建氧化塘;在废气处理上,通过将废气送碱回收燃炉燃烧、池体加盖收集等方式,全面实现零排放要求。

  “把环保作为企业发展的优先战略,现在看来是正确的,环保已经从老厂区的负担变为新厂区的名片了!”宜宾市人大代表、宜宾纸业董事长易从告诉记者,因宜宾纸业排放低于国家标准,享受了税收激励的优惠政策,减排每年给企业带来数百万元的经济效益,还因此改善了市场形象。

  “环保倒逼企业转型,不改革不发展必然被市场淘汰。”宜宾市委副书记、市长杜紫平表示,宜宾的产业过去靠“一白一黑”,即白酒和煤矿,如今为了落实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求,宜宾主动对产业结构作出调整,加快发展智能制造、汽车、轨道交通等新兴产业,预计通过5年的努力,这三大产业将实现2000亿元以上的销售收入,有效实现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双赢。

  视角

  搬运工转行

  过去热闹的餐饮渔船不见了踪影,沿河的采砂和堆砂场搬迁后进行了生态恢复,三江六岸取缔码头,鼓励企业退城入园……南溪区副区长陈经纬介绍说,南溪搞生态文明建设后,享受到了发展的红利,不仅有了第一所大学,还有了生态旅游。

  记者实地采访中,遇到家住南溪区罗龙街道谢坝村的王三姐,她不去广东打工了,借着生态旅游开起凉糕店,夏天生意好得忙不过来,“晚上店里请了10多个人来帮忙。”码头取缔后,活跃在码头的搬运工接受了再就业培训,如今搬运公司转型为出租车公司,许多搬运工都在街头跑出租车。

  去年10月1日,《宜宾市城市地下管线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强化对城市地下管线管理,并对雨污分流做出规定。“宜宾作为万里长江第一城,首先是生态第一城,要做好三江沿岸的污水处理,做到应收尽收、应处尽处。”杜紫平表示,借地方立法的刚性要求,要对宜宾中心城区及城郊的污水排放源进行拉网式排查并彻底整治,总结推广好工作经验,“让宜宾成为长江沿岸率先根治城市污水排放问题的第一个城市。”

特色栏目